广州助孕

广州助孕

代孕公司

代孕产子价格

我们的服务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代孕该不该放开?决策需审慎,理性讨论不妨继

面对已经长期存在、甚至水涨船高的代孕市场,社会不能置若罔闻。而卫计委“继续严厉打击”的公开回应,也不必视作把开放讨论重新打回“禁区”的信号。

 

《人民日报》一篇跟踪二孩政策的报道,近来引发公众关于“是否开放代孕”的激烈讨论。2月8日,国家卫计委公开回应称,代孕涉及法律、伦理和社会问题,国家卫计委将继续严厉打击涉及代孕的违法违规行为。

 

代孕违法,也是不少人质疑“开放代孕”的直接原因。2001年原卫生部出台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中曾指出,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。更多人的抨击则来自直观的生活经验,认为代孕等于“出卖子宫”。

 

然而,即便这些或出于法、或出于情的批判,也不能扭转代孕问题走出长期所处的“灰色地带”、变成公共议题的趋势。而社会中现实存在的需求,就是“代孕争议”成为“争议”的土壤——数据显示,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,60%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。不少高龄女性急着怀孕,却有心无力,难以怀孕。居高不下的生育需求间接催生了火爆的代孕市场。一份非官方数据统计称,目前,中国每年通过“代孕黑市”出生的孩子超过1万名,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放开,代孕的需求出现明显的增加趋势。也就是说,需求存在,导致了“代孕合法化”的呼声出现,甚至一度同严厉打击的声音分庭抗礼。

 

毋庸讳言,代孕涉及极其复杂的伦理问题,稍有不慎便会造成伦理风险。为了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,政府部门依法依规严格监管,当在情理之中。但同时,代孕争议既然已经浮出水面,针对它的探讨不妨开放进行,对于它的前景,也未必马上一棍子打死——很多人注意到,我国新计生法中删除了“禁止代孕”等表述。这不意味着代孕可以马上放开,但同样不意味着代孕是一个“讨论禁区”。

 

作为公共议题,代孕政策的调整与否,就是一项公共政策。任何公共政策都有利弊,决定其推出与否,需要对利弊有一个周全的考量。目前有关代孕问题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伦理方面——母爱是无价的,而代孕妈妈却是有价的,其间的冲突势必对道德伦理产生巨大冲击;一旦开放代孕,要界定清楚代孕妈妈的权利、责任,也有相当难度。但另一方面,即便代孕强烈冲击着伦理和法律秩序,它依然是许多不孕者宁愿冒法律风险而趋之若鹜的一条道路,客观上也是促进生育的一种方法,从长计议的话,目前的严管也不等于要永远放弃这个可选项。

 

世界上许多国家严禁代孕,也有不少国家开放代孕。但有一个前提——针对代孕的立法必须慎之又慎,通过充分的调研和科学的评估,对代孕行为进行有效约束,以最大程度规避社会风险。如英国在代孕合法化领域经历了一场漫长而深刻的变革。1982年,英国专门设立沃诺克委员会,全面调查和综合评估与代孕有关的前景、伦理和社会问题,在此基础上提出对策建议和立法思路,委员会此时坚定认为代孕协议是非法的。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代孕,委员会不得不接受代孕这一客观存在且无法有效禁止的事实,转而将立法重点转向了打击非法代孕中介,还配套出台了《代孕协议法》,严禁代孕中介和商业性代孕。此后,英国政府并没有止步不前,而是继续通过深入调查研究、网上公众咨询,在代孕领域不断调整着自己的政策,不断发布报告,以此实现生殖和社会利益的平衡。

 

也就是说,在实际需求难以抵挡的情况下,代孕合法化并不是洪水猛兽,只是需要非常审慎、非常周密的制度安排。从这个角度看,我国出现代孕合法化的讨论,本身是一件好事。毕竟,面对已经长期存在、甚至水涨船高的代孕市场,社会不能置若罔闻。而卫计委“继续严厉打击”的公开回应,也不必视作把开放讨论重新打回“禁区”的信号——现实层面如何操作是一回事,理念层面如何探讨是另一回事,两者并不矛盾,也不应水火不容。在现行法律环境下,严打非法代孕是捍卫法治尊严、捍卫社会秩序的必然选择。但同时,未来这个争议性话题何去何从,依然有赖社会各方的充分思辨。

 

但无论如何需要明确的是,针对代孕的探讨和争论,需要在理性的轨道中开展;与之相关的一切制度设计,也应该审慎周全、考虑充分。代孕最终开不开放都有可能,但可以肯定,即便最终开放,中间也需要走过一条艰难而漫长的论证之路。对于公共政策的制订者来说,这也是一个考验——是否能够组织理性的公共讨论,又是否能够借此提升决策水平,这是现阶段比代孕放开与否更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
广州助孕

广州助孕
官方微信
广州助孕公司哪家好?助孕妈妈|助孕产子价格_费用|捐精捐卵信息服务平台

热线电话:1898695389

Copyright @ 2018http://www.magic-team.cn,ALLRights Reserved.      site地图 | 百度地图 成都代孕 北京代孕 天津代孕 济南代孕 浙江代孕 上海代孕 郑州代孕 深圳代孕